母愛成就的諾貝爾獎得主


 

       馬裏奧•卡佩奇于1937年出生于意大利北部城市維羅納,並于1961年獲得美國俄亥俄州安提阿大學化學及物理學學士學位。1967年,馬裏奧•卡佩奇在詹姆斯•沃森(1962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獲得者之一)的指導下,于哈佛大學取得生物物理學博士學位。1989年,卡佩奇關于小鼠基因打靶技術的論文一經公布,立刻引起了全球科學界的轟動!人們比喻這次發現爲除阿波羅登月之外的“第二大步”,此後,人類將擁有克服任何突發疾病的理論和研究基礎。這項成果徹底奠定了卡佩奇學術界巨匠的地位,入選美國國家科學院、歐洲科學院院士的榮譽接踵而來。
 


 

       憑借基因打靶技術共同分享了這一獎項,並接受全世界的祝賀。在三位獲獎者中,美國猶他大學馬裏奧•卡佩奇教授格外引人注目。誰能想到,這位科學巨匠的成功背後還浸透著一段偉大母愛血的印記,淚的凝結。因爲他的母親是反戰聯盟的一員,寫了大量反對德國納粹的文藝作品。母親被帶走了,當時他只有4歲,他開始四處流浪,寒冷和饑餓不時光顧他的身體。終于,美國大兵打開達豪集中營的大門,他的母親一個城市一個城市瘋狂地找他,最後在一個街頭的角落,他和母親同時認出了對方。他的母親從他住進醫院的這一天,就決定了要帶著他投奔在美國從事物理研究的哥哥,在美國,他對學習展現了極大的熱情,並且在哈佛大學取得生物博士學位,開始了人類遺傳學和生物學的研究。也許因爲幼年時那段苦難生活的磨煉,他在自己的研究工作中即使遇到天大的困難,也從來沒有産生過放棄的念頭。就在卡佩奇在學術上的道路上高歌猛進時,他的母親卻日漸衰老並患上了輕度老年癡呆,爲了盡量幫母親減緩痛苦,卡佩奇利用所學到的醫學知識,建立了一個完整的體溫、腦電波、及其身體其他各種數據庫,並有針對性地向母親的主治醫生建議一些治療方案,然而任憑卡佩奇如何努力,1986年,死神還是無情地將母親帶走了——她死于突發腦溢血和多年累積的大腦皮層損傷。葬禮上,卡佩奇並沒有哭,他下決心: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努力讓盡量多的患者擺脫疾病的折磨!愛好足球運動的卡佩奇甚至想到射門,基因不就像一個個足球,在等待著他射入正確的球門嗎,這一刻,基因打靶的理論構想第一次浮現在卡佩奇腦海中。1987年,他的成功試驗,使基因打靶技術初見雛形。成功的那一刻,卡佩奇把自己關在辦公室內,他躲開實驗室內所有歡樂的人群,捧著母親的相片哭得像個孩子。

       偉大的母愛,讓卡佩奇無論身處怎樣的困境也沒有輕易言棄,多年的苦難生活培養了他極爲堅韌的意志,母親的鼓勵,是他一生的動力。憑著他對母親的愛,他從當年那個流浪的小男孩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的諾貝爾領獎台上,沒有母親對他的鼓勵與付出,就沒有如今這個造福人類的科學家,母愛,永遠都是我們人生最初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