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我們的真心換患者的微笑

       我是2010年大學畢業後來到中心醫院參加工作的,在這兩年多的時間裏在每一個同事的幫助和領導的關心下,在中心醫院“以人爲本,關愛生命”宗旨的鼓舞下,在每一位員工的辛勤努力所創造的和諧融洽的環境中,我從一個懵懂魯莽,有著初生牛犢不怕虎精神的大學生漸漸蛻變成了一個成熟的醫務工作者。

       選擇護理工作作爲我終生的事業是一件讓我自豪的事,從上中學時在英文課本上學到了一篇關于南丁格爾事迹的課文之後,我就深深的被護士這個職業吸引了,一個能夠帶給人幸福、健康、溫暖,一個飽含愛的職業,讓我充滿了無限向往。剛開始的時候,父母是反對我從事護士這個職業的,因爲從父母的角度,似乎醫療衛生行業中只有醫生才是真正的主角,護士永遠都只是一個很卑微的角色。

       可是我還是義無返顧的選擇我認爲值得我付出的護理工作,抱著無限的憧憬走上工作崗位後我才體會到,在工作中永遠保持自己那原始的善良的愛心是多麽的不容易。醫療衛生行業是聯系群衆最緊密、服務群衆最直接的窗口行業之一,也是一個對職業道德要求很高的行業。但是醫務工作者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在面對形形色色的患者,在面對各種複雜難治的疾病,很多時候也是很無力的。

       剛來到關愛病房時,我對臨終關懷的具體含義也並不了解,心裏滿是忐忑和不安,但久了,我就慢慢體會到了,身處其中每個人的大愛精神。死亡並不可怕,只要我們用一顆真心去陪伴他們走完人生最後的旅程,讓每一個來到關愛病房的患者都感受到家的溫暖,從我們每一個醫護人員身上獲得面對死亡的勇氣,讓他們覺得死亡並不可怕,那是生命新的開始,就算是人生的最後路程,他們也並不寂寞。

       我記得剛在關愛病房工作時在我的班上收過一個老爺爺,七八十歲了身子依然很硬朗,嗓門也特別大,但是講話很有禮貌,瞅著老爺子的精神頭一點也不像身患絕症的人,可是疾病就是這麽可怕,短短一個月的時間,我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他一天比一天消瘦,每個下夜班休息再回來上班就看見他又瘦了一圈,在老爺爺還能講話的時候,我們科年紀最大的護士,也就是被我們親切地成爲“大姨”的殷桂秋老師,每天都會在爺爺床邊陪他聊天,說實話直到爺爺瘦成骷髅一樣的時候我的心裏真的很害怕,可是看著大姨每天這麽耐心的陪伴,我真的特別感動,她讓我想起了香港白普裏醫院的十一條精神:“陪伴-不離不棄-一顆真心-尊重-了解-聆聽-感同身受-憐恤-無條件的愛-照顧心靈所需-全人關懷。”我知道因爲我們現在的條件有限,對于患者很多生活上的護理我們沒有辦法做到,但是心裏上的安慰是需要我們發自內心的去表達的,突然間就覺得自己很偉大,覺得自己所從事的護理工作是如此的高尚,正是像大姨這樣的前輩們給我們這些年輕的護士做了榜樣,才讓我們有信心堅持下去。

       還記得曾經有一位很漂亮的肝癌的女患者,護士長和同事們都叫她大美女,僅僅30多歲吧,身材也很高挑,住院的時候一直是她姐姐陪在她身邊,因爲她晚上總是睡不好覺,所以每天都要口服嗎啡緩釋片來緩解不適,但是失眠的原因也一直沒有找到,口服藥服用時間總是改了又改,偶爾一晚上睡好覺了,早上在我們床頭交班的時候,就能從她那美麗的臉上看見孩子一樣的快樂,但要是睡不好了,那就一定是滿臉憔悴讓人心疼的樣子。

       我從心裏喜歡她的原因不僅僅是因爲她長的漂亮,而是因爲她告訴我她也喜歡我,記得有幾天休息沒上班,等再回來上班的時候,她和她姐姐就開心地問我:“今天是你的班麽? 怎麽好幾天沒看見你,我們都想你了。”她還告訴我她們房間的病號都喜歡我,說真的,她的話讓我覺得這個一直讓父母認爲很卑微的工作在我的心裏一下子變得有意義起來,當我把這些故事講給爸爸媽媽聽的時候他們也被我感動了,也開始認可我的工作,爸爸也鼓勵我無論對待什麽樣的病人都要把他們假象成自己的親人,因爲爸爸正好不久前住院了一段時間,受到護士悉心照料的時候就不禁想起了我,我不禁想到,病床上的父親一定是多麽希望眼前護理他的小護士就是自己的女兒啊!

       現在我已經離開了關愛病房,來到普外一科工作,在接下來的一年多的時間裏我還要輪轉到神內一科和神經外科,工作模式發生的轉變讓我適應的有些困難,下夜班一身的疲憊還莫名其妙地被患者用髒話痛罵一頓,卻只能自己在更衣室裏委屈的哭,室友越是安慰我我就越覺得委屈,哭過之後還是在心裏對自己說,這就是我選擇的工作,既然選擇了就要堅持啊!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當我步入神聖醫學學府的時刻,謹莊嚴宣誓……”在大學新生開學典禮上我們莊嚴的醫學生誓言似乎還回蕩在耳邊,每當我感到沮喪、憔悴,想要放棄的時候,這誓言中的字字句句都在叩問我的心,我到底有沒有盡到一個醫務工作者應盡的職責,我是不是真正配得上“白衣天使”的稱號。

       不得不說,我很幸運,真的很幸運在剛剛正式走上工作崗位就被分配到關愛病房從事我所熱愛的護理工作,因爲在這裏,愛才更能彰顯出它巨大的力量。人的一生或長或短,我們無法控制,但是生命的內容精彩與否是我們可以通過努力而實現的。當生命走到盡頭,當我們被命運宣判死刑,坦然安心地離去才是最好的結果。

       可是我們所面對的大部分患者或者家屬是無法理解並做到的,死亡教育是一件太嚴肅的事,作爲一個醫務工作者如果沒有良好的心態,如果連自己都沒有認清死亡對于整個人生的意義,那麽真的是無法對患者或者家屬開口的。甚至可以說,對于死亡我們無法教育任何人,因爲誰也不可能經曆死亡之後再來爲我們講解,我們只有通過自己的體會,自己不斷的理解,甚至借助宗教,只有我們自己對死亡有了深刻的認識之後,才可能去幫助患者理解死亡的意義。這確實是一個艱難的過程,可是當我們把這個艱難過程經曆之後,就會覺得眼前一片開朗。面對死亡我們並不是束手無策,我們還有愛。

       愛是萬能的,愛是精神的力量,它包含了責任卻也免去了責任,它甚至超出了醫療衛生職業精神的高度,它不能用任何制度去規定,也無法用任何表格去評價。說到這裏,讓我不自禁的想起了莎士比亞的戲劇《威尼斯商人》中鮑西亞的一句台詞:“慈悲不是出于勉強,它是像甘霖一樣從天上降下塵世;它不但給幸福于受施的人,也同樣給幸福于施與的人;它有著超乎一切的無上威力,比皇冠更足以顯出一個帝王的高貴;禦杖不過象征著俗世的威權,使人民對于君上的尊嚴凜然生畏;慈悲的力量卻高出于權力之上,它深藏在帝王的內心,是一種屬于上帝的德性。”在這裏,我把“慈悲”換成了“愛”,也正是這種愛的力量將會一直支持我在護理的道路上走下去,不畏一切。

                                                                                                   大連市中心醫院
                                                                                                  普外一科 宋雨騰